更新時間:2008-10-06 22:34:50
記者∕作者:成怡夏

【編譯成怡夏整理報導】一年前,派特‧博爾特斯-洛夫對於氣候變遷的報導感到不知所措;但是現在的博爾特斯-洛夫不僅變得充滿希望,對於未來還感到興奮不已。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原來是她和過渡期運動(Transition movement)搭上了線。

草根過渡期運動

過渡期城鎮(區域或是島嶼)運動的網站(www.transitiontowns.org)指出,這是草根性的樂觀主義者之實驗:希望喚醒社區的民眾,一起在石油資源短缺與氣候變遷的挑戰下有所行動。

「我們不知道這是否可行。」英國托特尼斯的班‧布安格耶說,他在2007年協助建置了過渡期網絡,用以支持全世界的過渡期城鎮。「但是,假如我們把這些事丟給政府去做,成效會只有一點點,而且會太遲。假如我們個別的這麼做,力量太過分散。但是如果是整個社區這麼做,就剛剛好足夠,且來得及了。」


過渡期運動有著節奏明快的吸引力,需要人們親力親為。它結合了樸實的常識和有志一同者之間的友愛與忠誠(如麵包烘培坊、「週日種籽分享」行動),並嫻熟於21世紀的組織方式(如Skype視訊會議、線上wiki、開放空間等新科技。)

每個過渡期「行動方案」,如其名所述,由一個想要成為指導委員會的核心團體開始。舉例來說,在美國愛達荷州的桑德波因特(Sandpoint),李察‧庫內爾透過在他家進行的小型討論會,召集了一個小組。接著是推動一個行動計畫,以及許許多多無償的跑腿工作。

坐以待斃不如起而行

這項運動的發起人,洛伯‧霍普金斯很喜歡這麼說:「與其說這像個抗議行動,不如說這像舉辦了一場派對。」

根據在科羅拉多州鮑爾德郡活躍於過渡期運動的麥克‧布朗林的說法,「許多人感受到的憂鬱心情,部分來自於某種無力感。」過渡期運動主張地方動員路線,而非坐待政府的介入。

「人們對於氣候變遷與經濟狀況非常憂慮,」布朗林說:「但是一旦他們參與了這些計畫,他們便重新發現了社區的存在。他們感受到與周圍的事物重新產生連結,整個觀點就隨之改變,不安焦慮與沮喪的心情便揮之而去了。」

降低對石化的依賴

這項運動3年前從一個不大可能成氣候的學生計畫開始。霍普金斯是名樸門農藝(permaculture)的教師,這門學科以整體、生態為基礎的方式探討農業、能源使用、以及建築設計等問題。他與學生嘗試策劃一項計畫,想透過大規模應用生態原則,讓該鎮斷絕於對石化燃料的依賴。

2006年,霍普金斯把這個模型帶回了他為在英格蘭西南方的家鄉小鎮托特尼斯,這個概念很快地獲得廣泛的注意並擴展開來。班‧布瑞格耶受到「過渡期的托特尼斯」啟發,離開他在資訊業的工作,投身於過渡期線上通訊與資源的組織工作。他希望「鼓勵每一個社區為減碳生活和增加恢復力作準備工作。」

全世界約有1百個過渡區社區,從日本的富士到紐西蘭的威黑凱島,都已經達到過渡期所訂下的標準。而發起過渡期運動的英國,則有超過70個過渡期城鎮。

對致力於促進乾淨能源解決方案的西艾瑞俱樂部全國酷城市運動的主任葛蘭‧布瑞德來說,過渡期運動「在氣候變遷隱隱逼近,同時石化燃料快要耗盡之際,在教育大眾地方永續性的課題上,提供了清新的觀點。」他說,關鍵在於「『過渡期』意味著有意義的地方乾淨能源和其他永續解決之道的行動。」憂心的科學家聯盟發言人的艾倫‧修塔斯表示,這樣的地方性努力「有助於驅動政府各個層面採取對付這些議題的行動。」

然而過渡期運動的目標不是想要取代現行的環境與經濟計畫。桑德波因特市市長葛瑞奇‧黑勒表示,這項運動致力於「把所有團體結合起來」,共同為永續性以及社區力量的組織努力,而非複製他人的努力成果。

自從3年前成立以來,該運動已經把「提升民眾意識」作為行動的第一步。但是,在英國康瓦爾潘威茲發起過渡期行動方案的珍妮佛‧蓋瑞說:「過渡期行動方案即將展開行動,而非僅只於提升意識而已。這是配套的做法,也是人們可以參與的實際計畫。」

向祖先學習節約能源

過渡期配套做法的其中一個項目是「再培訓」,重新推廣上一代人認為理所當然的節約能源做法,像是學會修理壞掉的東西以及如何種植並保存食物的做法等。

塞斯‧博爾特斯-洛夫說:「成立一個織補襪子的工作坊,這是一種實際的行動,也是把人們和東西聚集在一起的藉口!」

其他的過渡期行動還包括:在街角以及城市果園裡種會生產核果的樹;集結50人一起購買太陽能熱水加熱器,這樣一來這個群體就可以享有折扣價;訪問那些記得過去節能生活的長者,以了解當時的生活樣貌;以及支持腳踏車修理工作坊的存在。

即使過渡期城鎮從外表上來看,與其他社區沒有什麼大不同,這是因為大部分的「行動」在隱密處進行:像是舉辦演講活動和播放電影喚起大眾的意識;在網路上和其他地點建立關係網絡;和市政府官員見面等等。

每一個行動方案都是不一樣的。「這都取決於這個社區問出了什麼問題,並鼓勵人們解決他們自己的問題。」博爾特斯-洛夫說。有創意、特色的回應反映了城鎮的文化與歷史。英格蘭東薩西克斯郡的雷威斯8世紀以來都是個市集小鎮,準備要推出自己的貨幣。其目標在於刺激當地經濟,並有助於該城鎮與全國甚至全球市場難以預測的行為作區隔。(托特尼斯磅被當地大約60家店舖接受,已經流通了超過一年。)

同樣的情況也可以放在潘威茲這個位在英國西南角的極度貧窮的地區上。蓋瑞說:「潘威茲人感覺就像與世隔絕,同時那裡有極高的毒癮與失業人口比率。」不過諷刺的是,潘威茲的偏僻可能意味著要從石油束縛中脫離出來是比較容易的,「潘威茲的人們真的還記得沒有石油的生活是什麼樣子。」她說。

與英國不同,事實上大部分的美國社區都是以車子為中心興建的,這可是美國的過渡期運動面臨的一項挑戰。另一個挑戰則是美國的規模,「不知道如何把人們組織起來是最好的。」帕梅拉‧蓋瑞表示,它是過渡期網絡的理事會理事,其目標在於為社區找回修復力,轉換到衛生保健的體系之中。她指出,英國有很強大且凝聚力強的媒體,可以把消息傳達到廣大觀眾之中,然而媒體在美國則分散許多。

然人們的興趣正在上升。「過渡期運動即將進入海岸地區的城鎮。」科羅拉多州鮑爾德郡的運動人士布朗林預測。

如同波特蘭市市長塞斯洛威克觀察到的,「財務上的痛苦促進了人們普遍對永續性做法的接受度。」而桑德波因特市市長黑勒則說,永續性的原則在過渡期運動中獲得落實,「不只有助於經濟收益,也有助於社區發展。」

文章出處:http://www.lihpao.com/news/in_p1.php?art_id=24731

ylc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