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97年 10月14日(星期四)
地點:雲林故事館
開會討論要點整理:
一、在地社團與社區組織的臨人才缺乏問題。
二、未來合同廳舍將由鎮公所接手經營,可否協商成為社團、社區協會等組織之辦公室空間提供?(公共空間的公眾參與)
三、社區大學的開課條件過高,因為人數的門檻太高而造成優質課程不易開設成功。
四、鎮長與鎮公所並不太關注社區教育、人文藝術等層面事務。
五、社團組織活化不足與心態問題。
六、未來如何強化民間組織與公部門的橫向連繫。
七、泛政治的地方派系問題對虎尾鎮的影響很大,造成相關的藝文活動與社區營造的發展受限。
八、社區相關資訊薄弱,且在地社區的民眾參與度不高。

黃莉婷:
我先自我介紹一下,這是關於一個社區學習體系發展說明,目的是要貼近社區的需求,先從八個鄉鎮來走,一開始由大埤、四湖、崙背…等,先用簡單的PPT來說明一下。因為今天人比較少,隨時可以提出問題。學習社會發展的概念是國際趨勢,未來是一個學習的社會,要學些什麼呢?首先要學會認知以及發展、相處、資源整合(包含:社區大學、社教站、學校社會、福利機構、社區營造點),必須了解鄉鎮內教育資源有什麼,了解社區需要什麼以及缺乏什麼,利用社區需求調查了解需要,協助公部門進行橫向連結,透過委員會與公部門相互協力,交流學習以及落實數位平台,雲林縣不只八個鄉鎮,雲林縣總共有二十個鄉鎮,但是計劃是第一年,大概只有八個月,我們利用座談會來進行說明。社區資源連結未來如何透過教學體系?如:讀書會、社區教育大學、社教站(有些社教站二三十年,已經成為過去式,日後成為生活美學館)…等,如何要如何推動方式?學習機構重新定位、資源有待整合、缺乏便利學習機會(地方文化館)、交流低、學習動力有高有低(肯來參與已經是非常好)。社區學習組織再造-社區學習數位平台-區域學習網絡,雲林縣是第一年的案子,而別的縣市卻已進行第三年。

楊慧君:
我說明一下,第一年、第二年都有提出來,但是並沒有針對雲林縣進行較全盤面與細部的規劃,所以教育部方面都沒有同意而退回。

楊慧君:
抱歉,公文是發下午兩點,所以你不用感到灰心,抱歉抱歉。

唐麗芳:
那下午有人會來?

黃莉婷:
沒關係,我們再找時間親自跟他們拜會好了!等他們也沒有關係。社區教育的平台建立是我們的理想性且也正在努力建構,第一年我們當作是謀合的機制,委會會已經開過一次會也已經成立,逐漸建立了相關網頁,而問卷部分是要了解各地分的差異,各個資源的整合式平台的建立,行銷推廣在於有些團體的活動推展不足,因此透過資訊交流讓大家了解,透過課程、數位化,達到互動的資訊交流。如同唐老師所提到,雲林故事館也是大家交流平台、聊天等都可以。例如:苗栗是第四年,強化的是資料庫的建立,強調在地知識,當資源放在網路平台,而屏東縣他比較特殊,他有很強的社區營造經營,是上下一心的地區,公部門也成立社區教育推動小組。全國鄉土教育推動以宜蘭、屏東或高雄都做得相當完整,而雲林縣在之前也努力推動鄉土教育的課程過,但就像唐老師說的故事不是只有在館內呈現而是在生活每一個地方,尤其是宜蘭縣就不用說了,他們已經進行十年之久,不再是造景,已經朝向造人的方向,包括百工教室等等,玉田社區弄獅是非常有名,雖然遇到過社區發展協會的理事長改選而造成社造的停滯,但現在以社區教育再重新出發,因為教育的性質應該是中性的,而目前我們先暫時使用的blog數位平台先讓大家來看看。
我們以林內鄉為案例,因為林內鄉邱世文鄉長本身就是一個很活潑的、具創意的人,他希望未來可以成立林內鄉的廣播電台,將社區的活動放送與行銷出去,讓大家了解現在有什麼活動,所以他想要販賣的並不只是木瓜或是紫斑蝶,而是所謂的林內鄉的人情味,還有例如:林北社區,是一個客家聚落,包括菸樓的使用。

 

楊慧君:
是算時數的,不過可以申請多梯次,今天的會議很抱歉,今天是公文時間發錯,所以一提出是上午,結果改時間,下次大家可以朝向到公所開會,他們比較被動我們就主動去,許老師也可以來開課。

許立昌:
不是說開課就開課,大家再說。

唐麗芳:
孫老師你有什麼看法?

蘇金順:
太理想了,沒有人要做!我在辦活動都是我一個人,人要去哪裡找,我要做台語文推行有一些成果,是要有人才,推動的障礙要推開沒有來幫忙,你剛剛說的都是沒有阻礙,都是直直的一種,是單純、學術,是很理想的,就像是故事館都是有限的人力,只有唐主任,像鄉下哪有人可以記錄。我說要記錄他們說好好好。經過一年他說不見了,都是空的,而紀錄寫了一下丟了就走,而繪圖的來要求他寫一寫,他說他沒時間,這種是一種鄉下的麻煩,我當主席也不能生氣,就用條列是半小時就可以完成,那個要起步的基礎是什麼'?多是到一半在進入,我們是建廟的委員會、管理委員會,我都是失望、走、跌到又繼續走的,我走了十幾年,我看你說的很美化,我都以為成功了,你剛剛說的都是沒有問題,像是洪秀娟已經離開,在洛瑟醫院當護士,他也是很好,有時間也可以來幫忙,不要說這個這個人現在很悽慘,有心無力,也不是潑冷水,應該給你們添火鼓勵,但是出發點是最重要,講學術說一說就丟掉,我跟許老師做了十幾年。

 

唐麗芳:
其實是人的問題,就是在養人的動作',透過NPO是很難永續,應該透過公部門力量是跨部門、跨縣市的,雲林縣沒有會寫計畫的人,我們也很做事的但是呈現上是不夠的,包含:縣政府有心的人不一定是會寫計畫,應該是由縣府經過討論,整合各社區我們做橫向縱向的結合,人才才可以找出來。不過,有什麼需求可以提出來,透過中央計劃來支持寫法不然像沙拌水都不黏,無法團結。
唐麗芳:都是這樣,大家可以用一個合作的計畫,大家想要發展中方向定出,可以從中撥款作為支持。

許金順:
里辦公室跟社區發展協會是不同的人馬,是敵對,不能合作,就是障礙要如何拿掉?

黃莉婷:
我舉兩個例子,一個宜蘭的例子是玉田,我們不一定要透過社區發展協會做出發,他們成立一個學習中心出發,大家未來是可以合作,第二個案例是林北社區,現在的理事長以為錢很好賺,以前錢進來,忘記是因為有付出才有補助,秀雲現在在社區產業文化協會也是可以做事,現在社區發展協會紛紛解散其他的巡守隊、媽媽教室,這是計畫是前不足的,也是靠縣府的支柱,我還是希望可以延續,雖然錢少但是危機也許是轉機,我們可以跟平台做一個通才人才的培訓,好的觀念要先建立,知道自己需要什麼,中央也是需要大家一起來做,有些很強的也是可以申請,沒有建立是監督的機制,功能性是應該要有的,批判性要保持。

許立昌:
理想性是好,一般人不知道自己需要什麼,他對學習沒有興趣,或是有想要卻沒有人開,人數收不夠就不開,時間很短人家不夠瞭解你的內容,你送劃化要八十人,人來的只有二十人核消會過嗎?參加的不多,也是要開,像是故事館,可以因為效果不好而收起來嗎?對其他鄉鎮找不到,是不是很優質很棒,優質的東西不只是要看人數,你要有人的東西像是摸彩,人都是為了摸彩而不是學習,這樣的意義是什麼,都要很盛大,沒有長期的力量,嘉年話都是玩耍的,有連續性,有科目選擇可以感覺很豐富,像在政府都是因為可以應付過就好,工作心態不好,民眾也會像說學習可以換成新台幣嗎?教育要如何推行要配合現在人的心態,當然補助是一個過程,有一些機構就是要來花錢,這是很多的,經費不夠怎麼辦?

 

唐麗芳:
好的課程優質的課程,社區大學都選擇不開。學期有兩門課招生不足不能開。第二個可能性是報名時間太短,現在故事館做這個事情是朝向優質的方仰,包括:公部門、捐款都是為了效益,像是用人數評判標準,公部門沒這樣的視野,在這個部分沒有得到尊重,多做也錯沒有好處,我,們是不是要有公民意識,每個雲林人都需要好的生活品質,故事館虎尾人會來嗎?可以吃的飽嗎?有人提出這樣的質疑,是最不幸福城市,還有繼續做嗎?如果明年還是這樣,我不一定要在故事館說故事,還要花很大力氣。

楊慧君:
民間的力量在哪裡?其實社大的投資是高的,雲林縣是沒有錢的其實我們開課會人看,有一些課程,像是張子見老師十五、十個人也開,要儘早提出來。

許立昌:
社區大學是一個教育場地,我是覺得社區教育大學的校長要是由學習教育的出生的,相互幫忙使這個工作可以完成。

蘇金順:
人要不要來都是重點,我有去測試,我覺得是成功的,但是政府說是不對的,採取的是遊戲中學習,我剛剛說我把退休金進去,大家都沒有投入。

唐麗芳:
我們是非營利單是,我也做十年我們也在繼續,我們是希望,比一個例子來說,一個雲林故事館這麼多人,學術、公所、等等社區教育大學來協助,故事館出一些人力出一些主意,不要為了錢做、一些成長,像是銀髮族、幼兒教育親子教育,慢慢的去,看到這些可能,故事館又不能營利,這樣的館舍也是非常幸運,可以得到產業的支援沒有錢有沒錢的作法,我們大家去思考如何透過學校、公部門、業界一起合作,一個虎尾人帶他女朋友來他不了解,他不知道他是不是可以支持,我們應該開發文化商品化,參加活動的人。

許立昌:
以地方人來看,科技大學,這是肯定的保留,第二關是要如何活化用,學術跟經營要如何配合,故事館先說目前有這些傻瓜在做,如何不能維持這是學術的失敗,是虎尾人的損失,如果做不好就會被攻擊。

唐麗芳:
做好就有人繼續做。

黃莉婷:
我們是針對人才培訓,以前在寺廟,開心就開不開心就關,社大開課人數不夠,是不是可以用其他力量讓他開成,自己去找鄉鎮公所,不一定要在某個地方取得,這是一個公家資源要先做起,你說跳進去的是笨蛋嗎?我想他是最聰明,其實學術界不是萬能,黃世輝老師也是努力在社區營造,未來我也會把這些力量帶入,有哪些方式可以進行,透過人力聚焦。

唐麗芳:
信政大哥那邊有在進行,重點不是訓練一些人來做,而是社區有人要來學,信政大哥也是有做如何繼續進行更好的。

蘇金順:
帶一個人,是針對工作需要。

唐麗芳:
可以成立一個諮詢中心、顧問中心。

黃莉婷:
有一些人才可以成立一個推動小組,不管是經費或者是人力,我們學校到社區進行,有一些社區可以參與,學生實習也可以好好教授他們工作態度與經驗。

唐麗芳:
我有跟學生講,學生應該有學習計畫是如何活化,要有想法才能有效益,讓館設營運可以更好,我也是藉著這個機會跟你表達。

開會日期:九十七年十月十四日(下午)

虎尾鎮公所社會科黃先生:
可以針對糖廠進行,包含老照片,他是日據時代可以有很多資源,像是同心公園的宿舍也可以一棟一棟修理。同心公園應該管制一下。

 

唐麗芳:
農會有製作一些,像是地方作物所製作產品?

虎尾農會推廣股楊絲如小姐:
因為我們有半整合社區的工作,其實我們是協助社區作核銷工作,像是說故事媽媽、小朋友的環保尖兵,這都是這方面的工作,或像是生活中的毛巾土風舞。其實幫忙社區都是可以,但是主要是我們沒有經費。

教育處林源泉處長:
其實要找怎做還是要討論,其實社大也是有社大的問題,像是分辨法支撐,主要活絡起來沒有問題,我的意思是說如果要研習反而不用動社大的腦筋,可以透過其他單位的案子申請經費。

林源泉:
我最近的想法,雖然目前還沒有很具體,但是想嚐試可不可能在做一下學校課程發展,比如說校外教學,可以有一點收費,我認為是這樣子的,其實並沒有課程本位的連結,需要課程發展的技術,應該他什麼學習評量跟討論,透過這個來養活。

唐麗芳:
其實這些的營運都很好,像是校外參觀也都有很多外縣市的來,不過說要收取採料費是有可能的嗎?

林源泉:
這部分還是需要配套與技巧來處理,首先要克服困難是大部分老師會有壓力,所以不願意帶學生校外參觀,再者,是不在於價錢的多寡,而是要推廣出去並讓父母知道校外學習的重要性,最後,讓老師也可以放心所以有安平安全保險,這樣一環一環的連結在一起才可行。

唐麗芳:
課程本位都要有發展主題

林源泉:
最快要下學期,鼓勵孩子走出來,長期租車並且跑固定路線,不增加學校與老師們的安全憂慮與經費負擔,類似這樣配套措施。

唐麗芳:
蘇格發底咖啡館我們還要邀請你。

林源泉:
唯有環環相扣的問題可以被解決,不然到最後都一場空,這邊我們社大一定全力配合,如何落實,部裡面本來在推實體化,這是一個公共的事情,我們的社會來是需要教育,我們都在談保留卻沒有經費維持,像虎尾保留這些東西,一個人出兩塊錢就可以有一筆金費,現在提這個東西也沒有所有人都贊成,我們現在是很尷尬,都沒有人要做,他們談到委外還是有些顧慮,委外他怕所託非人,其實不丟出去要怎麼進行,其實縣長也有他的考量。因此,教育的觀念與方式都需要被改變,而不應該一成不變及過度保守的態度。

 

˙下半場的會議開始,與會人士主要是社團夥伴、虎尾鎮公所人員、學校代表及農會人員…雖然等待許久,但卻令人意料不到的結果^^

 

˙雲林縣教育處大家長—林源泉處長

 

˙故事館的角落充滿著許多令人驚喜的故事作品哦!

 

˙任誰都會被這麼可愛的圖畫與文字所吸引…

創作者介紹

雲林社區教育學習網

ylc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