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21 中國時報 作者:邱星崴

馬政府開出一五○○億的《農村再生條例草案》,在這條草案中,將農村定義為:「指非都市土地既有一定規模集居聚落及其鄰近因整體發展需要而納入之區域。」只要是非都市計畫內區域,都可是「農村」。那符合上述定義市郊或山林別墅(農舍)群算不算農村呢?

在條例中,可以提出計畫的單位有兩個:一個是農村社區,一個是主管機關(農村所屬縣市政府)。前者由下而上提出「農村再生計畫」,後者由上而下提出「整合型農地整備」,兩者其實只有名義差異,實質都是用來改變農村的土地使用。只要配合上該草案的土地變更條款「私有土地所有權人超過五分之三,且其所有土地面積超過範圍內私有土地總面積三分之二之同意」就是災難之始,因為農村土地就可以強制變更。

為什麼說是災難呢?這個條款看來只知抄襲國外,卻忽略了台灣的社會條件:台灣農村仍然是傳統的「鄉民社會」。鄉民社會由頭人主導,透過派系運作分配利益,並且講究面子和人情。雖然社區營造在台灣如火如荼地推動十幾年,但還未能撼動鄉民社會的根基。事實上,在大多數的鄉村,要談公共論述的建立與參與幾乎不可能,這不是他們的行事風格。對他們來說,做了再說比較重要。但是,時至民主社會,龐大預算的投注以及共同體的徹底改造,只由少數頭人決定是不可行的。然而,台灣農村的派系問題嚴重,大多是五五波鬥了數十年以上。所以,只要地方頭人鞏固好一半的基本票,再威脅利誘一些邊緣票,達到五分之三是相當容易的。後果就是,農村再生條例淪為少數人的禁臠,他們可以從心所欲發包工程,將農地轉建地。

那麼,有反制的方法嗎?很抱歉沒有!在本草案中,提供了兩個管道:一個是社區公約;另一個是由中央主管機關審查。社區公約在法律位階上極低,除了道德勸說外,幾乎沒有實質約束力;中央主管機關審查,也就是農委會,基本上有消化預算的壓力,沒有嚴格把關的誘因。坦白說,這就是一個行政部門自己關起們來玩的遊戲。

我不打算否定農村再生條例本身可能有的正面功能:閒置空間利用、釋出閒置農地...遺憾的是,在台灣社會的現況下,由於對農村未來想像的貧乏,農地的使不外乎蓋民宿或種植觀賞植物...。但這些改造方向都建立在農村必須轉型成觀光農業的前提,可是問題在於,台灣沒有足夠的條件去支撐四千個農村,而且讓每一個農村都發展出自己的特色。特色的發展是需要資源挹注的,目前台灣無論經濟資本或文化資本都付之闕如,只會製造出一個又一個的樣板農村。

我反對農村再生條例草案,因為它再生的不是農村,而會是樁腳和綁樁文化。而台灣的農村,從此支離破碎,因為地目變更和轉用建地的關係,一步步走上毀壞之路。

(作者為台灣大學社會系學生

文章出處: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News/2007Cti-News-Content/0,4521,110514+112008122100058,00.html

ylc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layla
  • 農村再生推動之原則及方向

    我覺得農村再生計畫很好,誠如台北大學都市計畫研究所教授周志龍所說:
    農村再生計畫強調,在地自主,政府是促成角色。但鄉村中不但人口年紀大,知識力也不足,所以在農村治理挑戰很高,必須要有制度的協助,否則不能全面,透過政府的資源、經費、人力、培訓的支持,讓社區動起來。
    農村再生計畫很大的特色就是農村自主,人力培訓就是協助他們提出計畫,因為社區居民長期生活在那裡,雖知道社區需要什麼,但要把它變成計畫需要相當的專業,透過人才培訓,讓社區的人尋求自已的發展特色。
    在公共建設的規劃與施工完成後,後續的管理維護,就是透過在地公約管理,由政府提供政策誘因進行,慢慢就會有其他社區跟進,漸漸就可改變台灣農村發展結構。
    透過鄉村留學建立都市與鄉村的交流,解決城鄉的對立問題,培養下一代對鄉土的認同,可以解決在文化上的歧視與對立。農村問題必須解決,再不做,將會對不起農村。

    又誠如開南大學物業管理學系教授林森田所說:
    農村再生有4個推動原則,包括以農村為核心、共同參與、共同推動及自行管理。因此,必須強調4個原則,第一是民主化原則,決策必須透明,預算必須整合,規劃時與使用應同時考量,走向地域性的整體計畫。讓居民瞭解後自願參與,才能落實由下而上的理念。
    第二是整合原則,在「由下而上」及「由上而下」兩種機制必須有整合平台,才不會有多頭馬車問題,政府角色由管理轉到治理,強調夥伴關係,降低衝突。
    第三是夥伴原則,在執行上公部門、私部門、非營利組織,必須是夥伴原則,而不是官僚系統、階層關係,必須建立秩序,彼此互助,降低衝突達到共同利益。
    最後就是永續原則,過去很多農村的公共建設完成後就被放在那裡,建設後必須管理維護,要落實執行,而不是又開始亂蓋農舍、違規的工廠,所以必須凝聚社區的公民意識訂定社區公約。

    及誠如中山大學都會發展與環境規劃研究中心教授郭瑞坤所說:
    農村發展最重要的關鍵還是在人的部分,用此法令中應強調,如何加強人的培訓,之後並持續加強的輔導,才能有助於社區居民的參與。
    在人力資源的培訓上,不能忽略公務員的培訓工作,包括縣市政府、鄉鎮公所等各層級。政府有很多從上而下的政策,基層無法輕易瞭解,很多社區工作推動較好的地方,除了有積極的領導人物外,有積極的行政部門協助,會有更好的效果。
    不要低估農村社區的能力,他們是有能力瞭解自己的需求,但也不要給過多的壓力,民主的發展需要時間累積,農村的發展改造也需要時間,給社區有更多學習的機會,他們會展現活力與特色的。
  • anne
  • 竟然認同郭瑞坤老師所言--人是才最重要的核心,那請檢視一下這個農村再生計畫的實質關心與注重的面向多半為何?幹嘛搞那麼龐大的經費注挹在硬體上...??

    還有 根本沒有在做農村社區中的公民素養培訓..
    倘若他們真的想要經營出不同的農村發展,民眾的教育與觀念改變與提升更重於揮霍亂建設農村的硬體公設(不懂是為何建設?在地居民還是觀光外來客?又或是純粹消耗預算?)

    倘若學者們誠心認為人的學習與參與是重要的~
    那挺建議先做前導的軟體規劃,且須讓農民們都知道與接觸,進而學習新農村生活與文化...

    如此,才有可能達到農村再生的可能..否則..可能適得其反,就變成了農村在犧牲的情況~

    而社區公約得是公民的參與及意識的提升..而不是喊喊口號、寫寫條例而已~殊不知,台灣的社區營造也得是花十多年,社區的民眾才懂得何謂社區公約(還有許多社區根本不懂,遑論更偏鄉的農村社區...><)
    這對於根本沒在做啥農村營造的農業單位而言~
    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要達到社區民眾的意識凝聚與社區公約訂定,是否有點天方夜譚....*0* 我一定給它們拍拍手~

    若是沒有軟體的配套措施就一昧想要迎合上層亂砸錢....請不要浪費我們與下代子孫的資產了..好嗎??
  • joy
  • 軟體規劃重要,硬體也很重要,要雙管齊下

    我也認同anne所說的要著重軟體規劃,據我所知,負責農村再生的機關早已著手進行農村社區培根教育及宣導工作,不只在資訊上傳遞及人才培育,都有花心思在執行!我想,我們要相信政府,畢竟十年長期計畫不是馬上就會好,讓我們台灣農村可以在國際上發光發亮!好期待看到像在德國看到農村的驚喜可以在台灣看到!!我相信台灣可以做的到的
  • 悄悄話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