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1日,當所有人都把注意力放在豪宅、洗錢、太超過了,等等關鍵字上,父親要我下班後打電話給他,電話那頭的他,用著這21年來我從未聽過的語氣要我幫幫忙。2008年9月2日凌晨一點,電話那頭的他,開始對我說......

雲林縣是農業縣,蒜頭的產量占國內總產量八九成,每年在作物期時,一大清早就能看見田裡有一個又一個駝著背的身影。

種蒜頭的經驗,很多人不曾有過,我不知道我的形容大家能理解多少,但我們可以想像一下...目前的技術沒辦法讓蒜頭像花生一樣以機器播種、收割,播種時,農人必須彎下腰,一顆一顆地將蒜頭按進土裡,還必須注意不能弄錯頭,種完之後,在他們的大腿處會有一片像燒焦一樣的痕跡,那是因為種蒜時手肘長期曲在大腿上所造成的,
當他們挺直腰時,那種酸痛像是夢魘,但他們搖搖頭,甩甩手,繼續著他們的工作。父親也是這樣,每年農忙時,他的手指總是種得一根手指有兩根手指粗,半夜痛到受不了,必須下床吃止痛藥。但隔天一大早三四點,他與母親依然如常的走進田裡,繼續一天的工作。

我們家種的數量是兩甲多,很多人聽到產量時,都會認為想必能為我家帶來可觀的收入。但,今年,不是這樣。
3月份開始進入蒜頭收成季時,未烘乾、曬乾的蒜價一斤大約是21~23塊,中期的乾蒜價格是16~17塊錢一斤,但到了8、9月份,產地的價格迅速掉到一斤只剩下10塊錢不到,甚至有一斤8塊的成交價。而賣場上的價格呢?
一般市場一斤50~60,量販店一斤69塊錢,若與去年同期相比,今年市場的價格掉了大概20%,那,為什麼產地的價格會掉了將近75%?這些務農的長輩們,多半沒有念書,當蒜商上門告知:「要開放大陸進口了喔,你現在不賣,好啊,到時候看進口之後價格剩多少。」
「新政府上台一定開放大陸進口,你們還以為會有好價錢嗎」。
他們都希望作物有好收成,好價錢,但他們卻不知道自己在蒜商眼中是「一群有好收成,可以以低價購買到農產品的好欺負的人」。他們所不知道的是,每年蒜商要開始收購前,會先群聚開會,商討好對外購買的價格,然後再放出風聲說要開放大陸進口了,藉以操弄市場,操弄這些每天希冀著好收成的長輩們。

也許你會想問,政府沒有出面嗎?有,農委會曾經出面表示沒有要進口,要農民安心。但蒜農們最直接接觸的是蒜商,他們等不到官員好好說清楚情況,他們等不到一雙手告訴他們不要怕。他們等到的是莫名其妙掉的誇張的價格,等到的是一次又一次的驚嚇。政府可以怎麼做?政府可以不要大張旗鼓的說要下鄉調查,可以偷偷派人到產地看看,
到農家問問情況,政府可以以去年受風災影響申請補助的名冊去核對訪查,就能掌控目前產地還有多少數量,還能夠評估出明年要准許蒜農可種植的範圍面積,視察不是走馬看花,視察不是像皇帝出巡,不需要一群官員簇擁。

每一個說會體恤民情、為民喉舌的官員們,你們所該做的是親自走到第一線,親自握握他們的手,拍拍他們的肩,告訴他們:不要怕,政府給你們靠。這不是說現在政府好或不好,而是,過去到現在從未有人這樣做過。
我住在雲林沿海地區,這十幾年來我從未聽過有官員親自到我所居住的小村子告訴我們:
政府給你們靠。
我看到的是選舉期間,一面又一面的旗幟,然後深情地鞠躬要我們惠賜一票。他們告訴我們,台灣農業相當出色,所以不會放棄農業,也會照顧農民。但從3月收成期到現在,直到這幾天我才看見有農民受不了了,像民意代表陳情了,上報了,新聞登了,然後政府出面說話了。

有人走進雲林聽聽他們的聲音了嗎?我還是看不見。他們只是需要保障,因為他們不知道自己可以反抗,他們不知道自己其實可以拒絕這樣被剝削。每當別人問起我是哪裡人時,我說我是雲林人,說雲林是穀倉。但這些負責穀倉的人受傷了,而我卻一點也幫不上忙。

當我聽到父親沉重的聲音時,我不是一個新聞系的學生,我不是輔大實習媒體的記者,我只是一個為人子女者,我只是心疼我的父親,我只是為我成長的土地難過。

文章出處:http://twpa.ioe.sinica.edu.tw/?tag=%E9%9B%B2%E6%9E%97%EF%BC%8C%E8%92%9C%E9%A0%AD

ylc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