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教育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文/陳心怡】

*影音》我們三個

「我感覺我是藍領,吃檳榔啊、抽煙啊,基本上我的本質跟他們(工人)是一樣的。」年逾耳順的侯孝賢,一身輕裝猶如鄰家大叔:夾克、運動帽、便鞋、雙肩背包,親和力十足。侯孝賢說,有一回他去爬山,巡邏員警喊他「阿伯」,他才驚覺:「我已經是阿伯的年紀了!」

踏入電影界,從編劇、副導一步步走上導演,即便現在是大家景仰的「侯導」,也曾是李登輝擔任副總統時的「民間友人」,但侯孝賢不僅沒有架子,他甚至堅持「永遠站在政權的對面」。

「電影有光鮮的一面,可能變得很有錢、變成白領,但這是要看個人」,對侯孝賢來說,他寧棄捨光鮮那面,繼續維持「拍片的人就是勞工」的調性。也因此,曾有廣告商開出千萬酬勞希望他代言,都被拒絕了。沒有什麼物質慾望的侯孝賢,常和本勞、外勞、日日春在一起,久而久之,這些人看他時,「都覺得我怎麼跟他們一樣?」

ylc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更新時間:2008-12-09 22:24:47 記者∕作者:立報 阿莉曼格格

走出教室,從校園出發,這群可愛活潑的小朋友,立刻置身在大自然的懷抱裡,由老師帶領著穿梭其中,透過深入淺出的解說,眼前的花,草,樹木,都是一本一本知識的寶典。

花草樹木有中文名字,當然也有排灣族的命名;有一般認知,當然也有屬於排灣族的認知,特別是原住民的生活與大自然依存為伍,因此植物衍生的用途,就是傳統生活智慧的開展。

排灣族的潘世珍主任,在台東最南端的學校安朔國小任教邁入第9年了,13年前還在唸大學的時候,教授對她說了一句:「原住民不是只有唱唱跳跳。」

ylc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8-12-09 中國時報 【柯尹/北市(自由業)】

日前,聽到一段母女對話,約十歲女兒問媽,爸爸公司裁員,為何爸爸沒被裁掉?媽媽回答大致如下:

「因為爸爸厲害啊!他能力強啊!經濟不好,老闆要裁員,當然會叫能力不好的人走啊,所以,你要好好讀書,將來做個能力很強的人,這樣才不會被裁掉…。」

乍聽這段對話,誰能說這位媽媽錯了呢?不過,這位母親忽略了還有更真實殘酷真相,那些被女孩爸爸擊敗的同事,可能有其他非能力的因素,譬如:年資太高或太淺、不擅逢迎、性別、業務直接受影響…等等。

在金融風暴中,無論身邊同事朋友是何種原因失業,此時,都是我們表現人性的時刻,一位母親這樣教導自己年幼的孩子,可以想像,無辜的孩子將來會成為一個多麼冷血無情的人。在成長過程中,她將努力學會所有競爭的手段,以便踏入社會後,擊敗競爭者,步步望上攀爬。另方面,因從小被灌輸強者生存的現實,孩子也必然會失去某些人的質性,如:對弱者同情、伸出援手的惻隱之心;在團體中與人成為互助互信的夥伴關係;對讀書求學過度的功利取向等。

萬萬沒想到,金融海嘯帶來的衝擊,不僅是人變窮了、失業了,竟還成為教養難題。我很希望為人父母者藉此好好想一想,當你的孩子問:爸爸為什麼沒有被裁員?或者:爸爸為什麼被裁員?此時,你該給他們什麼樣答案呢?我是一個母親,我期望我的孩子成為一個面對他人的痛苦時,能夠感同身受、只要有一點點能力,便願意伸出援手的良善正派的人。

文章出處: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News/2007Cti-News-Content/0,4521,110514+112008120900151,00.html

ylc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生平最喜歡、最愛看可也最怕看的電影,是義大利新寫實主義代表作之一的《單車失竊記》。說喜歡,好像也講不出什麼偉大的道理,就是有感覺、有共鳴、百看不厭;說怕看,則是因為每看必哭,而且隨著年齡增長,自制力不增反減,看了會哭的段落還一次多過一次。

電影的背景是二次大戰結束後戰敗國的義大利。失業的爸爸好不容易找到一個貼海報的工作,不過必須自備腳踏車。媽媽當了棉被買了一部,沒想到開始工作不久,腳踏車就被偷了。爸爸帶著兒子到處找,沒找到。最後,爸爸決定也偷別人的。最後的結尾是:在兒子的注視下,爸爸失手被逮、被責打、被奚落、被侮辱。

整部電影只有一個雰圍——貧窮,以及求生。 之所以有共鳴、有感覺,或許是電影裡的某些細節,根本就是自己生命記憶的重現。比如,進當鋪當棉被,卻發現當鋪裡的棉被堆積如山。比如,爸爸找不到車子,肚子也餓了,竟然帶兒子進餐館,把身上所有錢全部花光。哦,對了,媽媽在生活最絕望的當下,竟然跟人家借錢去相命,所求的只是相命師的一句話:未來會很好!

 

 

記得以前看過另一部電影,紀錄片,南美洲的國家,農人窮到活不下去了,組織起來去打游擊。導演的角度放在這些農民身上,一個農民的領導者說:我帶引大家跟上帝祈禱,請祂賜給我們麵包,祂一直不給,所以,我只好帶大家去要!鏡頭一直留在那樣憨厚、純樸卻又堅定的黝黑臉上,留在握著土槍的那雙厚實、龜裂、指甲縫滿是泥土殘留的手掌上。但,讓我無法忘懷的,卻是那些在農民臨行前一起磨麥子做麵包,好讓他們路上不要挨餓的婦人。她們臉上毫無表情,邊做麵包邊拉開衣服餵小孩吃奶,熱麵包出爐,還要趕走虎視眈眈的小孩,然後把麵 包塞進 先生的懷裡。而電影的最後,我們看到去軍營把屍體領回來的,也是這些婦女。

電影沒拍,但我們絕對可以想像:未來把那些看著麵包出爐卻被驅趕開的小孩養大的,也還會是這些面無表情的婦人。其實,這樣例子到處都有。臺灣當然也有。只是當我們閱讀史料,心裡不捨那些在混亂恐怖時期犧牲生命的菁英的同時,我們經常忘記是誰把他們的孩子教養成人?是誰撐起那個殘缺的家庭?當然是一群婦人,只是我們通常不知道她們的名與姓。遠的不說,說近的的吧。幾年前去南部拍電視節目,田裡女人在施肥,問她們說先生怎麼沒來?她們說:「在忙啊!」忙什麼?我問。她們一本正經地回我說:「忙著在大樹腳譙政府!」

去年母親過世。她是一個記憶力超強,又善於講故事的人。經驗中,有一次才剛在樹下聽男人們說完村子裡一個值得尊敬的人,在二二八事件中如何在火車裡被抓,說他如何有學問待人、如何仗義等等;回到家裡,卻聽見媽媽在跟別人說那個男人的太太,說的卻是她如何用許多碎布縫成漂亮的被子,如何要小孩改吃當時比米便宜的麵粉食品,以及,如何拒絕校長要他們家小孩繼續升學的勸說,理由是:「書念多了,腦袋會跟她們父親一樣,黑白想。」難怪自己有時會持平地自省:男女在面對同樣的困境時,態度的差異到底在哪裡?我簡單的歸納是:男性想到的似乎是如何打破困境,女性則想著如何帶引大家度過困境。父親在礦業蕭條時期受傷住在醫院,午後醒來,望著窗外忽然悶叫一聲:「天無天理!」 而同一個時候,在礦場挑石頭打零工的母親卻說:「再艱苦也要笑給天看!」 這是家裡的例子。

最近正在寫一個舞台劇本,寫的是臺灣阿嬤生活的點滴,想以她生命過程中經歷的幾個男人面對時代、文化變遷以及困境當前的態度,來對照她那種看似軟弱但其實堅定,看似無為其實穿透一切,看似無言其實令人感受深刻的動人形象。在此同時卻讀到先覺出版社寄來的一本書稿《佐賀的超級阿嬤》。閱讀過程的心情一如第一次看到《單車失竊記》,差異只是前者輕快明亮,後者凝重深沈;前者的主角是阿嬤,後者的主角是爸爸。阿嬤以逆來順受、樂觀包容的方式面對貧窮,爸爸則選擇以無力的報復面對困境。同樣的時代,同樣的戰敗國,面對同樣的貧窮與生存,卻有不同的態度,差異彷彿無關國籍,只在性別。讓我們一起想像,一九四六年夏天的某一天,戰爭結束不久,在義大利一個父親牽著兒子的手滿街找腳踏車的同時,日本佐賀有一個阿嬤正在河邊撈起從上游市場流下來的菜葉,正開心地回家,她的腰間綁著一根繩子,拖著一塊磁鐵,一路走,一些鐵釘鐵片正往磁鐵集中。傍晚,當義大利的爸爸不顧兒子的哀求,正在打開別人腳踏車的鎖匙時,日本的阿嬤正從磁鐵上取下一堆歹銅廢鐵,笑顏逐開。 當義大利的小孩驚慌無奈地看著爸爸被眾人責打、嘲弄的時候,日本的孫子去看到阿嬤得意地跟他說:晚上有野菜雜炊可以吃,是河濱免費超商送來的!閱讀最大的樂趣無非與自己的生命經驗相互交換印證。

讀完最大的感想是:我母親說,再艱苦也要笑給天看。佐賀的阿嬤卻更犀利,她是:再艱苦,也要讓老天笑出聲音來!

 

ylc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2008-10-19 中國時報 【嚴長壽】

二十多年前筆者有幸帶領台灣的觀光業界到世界各地推廣台灣觀光,發覺除了故宮博物院、太魯閣,以及傳統書法、舞蹈、國樂之外,台灣薈萃了來自大陸各省烹調特色所發展出的中華美食,是最能夠吸引觀光客的賣點。推廣期間,不但深受各地人民的讚嘆,更同時引起各國媒體大篇幅的報導;由於廣泛邀約不同名廚隨行,長期與他們接觸,也意外發覺到,隨著九年義務教育的推行,廚師們深感學徒難找。

在當時的台灣,沒有一所職業學校有餐飲科,當時筆者開始透過各種管道,希望政府正視這個飲食文化人才即將斷層的問題。所幸省府教育廳主動回應,在筆者的協助下,為台灣成立了第一所省立淡水商工餐飲科,爾後餐旅專科學校陸續成立,不但解決了觀光業的傳承問題,也因此網羅了國內條件優秀、同時又有志於餐飲事業的年輕人進入了觀光與餐飲行業。

ylc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更新時間:2008.09.27 03:15 am
記者∕作者:聯合報╱國際中心/張佑生

「辦好教育為的是拚經濟。」

儘管在不到一年時間內,芬蘭境內兩度發生校園槍擊血案,但芬蘭近年來早已是各國教育當局取經的對象,台灣也有《芬蘭教育,世界第一的秘密》《芬蘭驚豔》等書籍出版。

自2000年開始,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每三年舉辦15歲學生能力評估測驗「國際學生評量計畫」(PISA),芬蘭青少年連續兩屆在閱讀與科學兩項評比稱霸,解決問題和數學則位居第二。自2001年以來,芬蘭四次摘下世界經濟論壇(WEF)全球競爭力桂冠。芬蘭成了典範移轉的新標竿。

推動芬蘭教育成功的動力是什麼?英國廣播公司(BBC)記者四年前問了大家都想知道答案的問題。芬蘭教育部長哈泰寧(Tuula Haatainen)給了「拚經濟」這答案。

ylc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國片「海角七號」票房破億元,台北市長郝龍斌早在七月十日就邀請男主角范逸臣到市府的人工沙灘宣傳,並購買一百張電影票請議員觀賞。23日下午郝龍斌市長至議會作施政報告,松菸公園催生聯盟以「山也BOT,海也BOT,什麼都被BOT」的電影台詞作口號,高呼「孩子的未來不能BOT」,郝龍斌接下陳情書後未發一語揮手離去。該聯盟並公布大巨蛋BOT合約三大疑點,要求舉辦公聽會,重新檢討松山菸廠的兩個BOT案。周柏雅和李慶鋒議員強調,本會期將要求郝市長到議會就本案作專案報告,大巨蛋實際上並無興建的必要,林奕華議員也表示支持本案應列入專案報告。

總統馬英九日前以其市長任內的貓空與北投纜車為例說,「不要迷信BOT或委外經營的神話!」再度引發檢討BOT的聲音。綠黨秘書長潘翰聲剖析,當初貓纜是因為廠商評估無利可圖,才由北市府自己興建經營且根本未做環評,雖然累積五百多萬人次搭乘還是沒賺錢,而北投纜車是廠商為了掩護在國家公園蓋溫泉旅館才BOT出去,爆發弊案後廠商為免落實民間指控,只好硬著頭皮賠本作下去,規避環評的問題尚未解決,市府不應該讓他復工。BOT不全然是壞事,但橘逾淮為枳,到了台灣就變樣,「問題在於官員太笨!不知道手上的公共資產有多寶貴,該和財團交換什麼回來」。台北市公車站的廣告政府BOT出去,只換了不好用的街道家具,但巴黎與馬賽的市政府的BOT,卻用公共看板換來大量便利的自行車租賃系統,台北想要推動卻要自己花錢。

ylc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0年春天,臺灣官方的文化部門邀請專業的戲劇團體前往災區演戲給災民看,是作為文化重建與心理重建工作的一環;差事劇團也在受邀之列。但是對於鐘喬 來說,與其 去災區演戲給災民看,不如發展"民眾自己的戲劇";於是差事劇團再度前進災區,並且兵分三路,與三個不同地方的災民社區展開初步的接觸。一個是位於震中埔 裏的原住民臨時安置區、一個是位於山區的部落小學,另一個則是位於山腳的客家小鎮石岡...

ylc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記者∕作者:林柏儀   立報 2008-07-27

在上一次的高教政策的迷思系列之一中,我們討論到應當是讓「高教公共化」,增加「公共補貼」,或者以「辦學好壞」來有限地「調整補貼」(而採低學費、或無學費政策),都會比以「辦學好壞」決定「學費調整與否」(很可能導致高學費,以及促成「教育私有化」)來得更好。

但是,前述我倡議的這種「公共化、低學費」政策,卻被部份人士指稱為「有違社會正義」的政策。相對地,他們提出了一種「漲學費才合乎社會正義」的說法,而甚至批評公共化、高補貼的高教政策將強化「階級再製」、有違「資源重分配」的原則。我認為,這些說法雖然探究到了「社會正義」的核心問題,但其提出的概念有其偏誤和不足,卻又一定地影響了公眾的思想與討論,值得我們和「反高學費運動」支持者一齊積極面對。

ylc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記者∕作者:林柏儀     立報 2008-07-20 

教育部日前公布了今年「大專院校學雜費調整案審議結果」,在申請調漲的64所大學中,只同意義守、輔大、東海、嶺東科大、醒吾技院、美和技院等8所私校調漲,下學年可調漲1.92%至1.43%。而甚至有18所校院因「評鑑未通過」等因素,被要求調降學雜費1%至1.43%。

今年被要求「調降的學校」多於「可調漲的學校」,表面上,教育部似乎展現了「嚴格把關」的姿態,甚至調降了許多學校的學費,對學生是件「喜事」。但我認為,教育部此種「評鑑好可漲學費、評鑑壞則降學費」的政策邏輯,實質上根本是一種複合了「新自由主義」與「新管理主義」的「新右派」邏輯,隱藏了「教育私有化」與「對大學層層控制」在其中,有必要在此提出批評與辨明。

ylc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左右看/立報 2008.06.22

左看 進取發展或消極保皇?

由於日前台南縣總爺國小學生與家長前往教育部抗議廢校,使偏遠地區小學校的裁撤廢併問題再次成為討論焦點。但即便大部分輿論皆傾向「反對裁校廢校」,但在這些意見中,仍存在著兩種出發點截然不同的教育態度。

第一種態度,是將教育視為使每位學生得到充分學習,使各種潛能得已被挖掘、培養、展現出來的必要條件,並且在「使個別學生獲得成長」的基礎上,進一步思考、甚至試圖引導教學雙方共同思考「如何使每個個體的發展成果,朝向對社會集體有益的方向積累」。

ylc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麥寮鄉農會 吳麗玲 97.05.27
~從麥寮國小楊厝分班裁併校談起,楊厝人如何讓兩條平行線變螺旋狀緊緊纏繞著 ,呈互利共生的狀態 ~

護校過程
楊厝社區94年度社造點計畫出了一本「戀戀楊厝情.凝聚永和心」的社區文史,雷校長因該書拜訪蔡景木,同時也找到了我,雷校長玄德邀我參加95年3月29日小型學校轉型優質教育的會議,我 96年3月28日寫了一封信向雲林縣政府文化局替代役班長游永慶班長求救,拜託永慶班長提供點子,永慶班長收信後開始漫天的蒐集資料,提供台北漁光國小經驗,向社造前輩請教,雲科大賴孟玲老師借我日本光之島漫畫,黃世輝老師的打氣鼓勵,更加重我護校的決心,3月28日晚上適逢永安宮陳聖王爺聖誕千秋籌備會議,我至活動中心招兵買馬,結果新任理事長陳頭先生--等人,共9位長輩與我一起參加小型學校轉型優質教育的會議,我跟雲林縣政府文化局李信政大哥借調游永慶班長,拜託游班長為護校過程做紀錄。撰寫了「楊厝居民的一封信」發給與會評審委員,我知道沒有那麼多時間讓我發表,但很擔心學校所提計畫審核未通過,很擔心楊厝孩子的安危,一心一意只想把學校留下,數度哽咽情緒失控。事後聽到有個5點要趕回去的審議委員建議說楊厝分班要留,另一個審議委員說:要節省經費就從其他方面節省,會後陳振淦秘書要我轉知社區居民寬心,陳振淦秘書說我們的努力他們都有看到,從這些蛛絲馬跡我想楊厝分班只要寫好計畫並確實執行就是一個轉機。

ylc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