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心怡】

*影音》我們三個

「我感覺我是藍領,吃檳榔啊、抽煙啊,基本上我的本質跟他們(工人)是一樣的。」年逾耳順的侯孝賢,一身輕裝猶如鄰家大叔:夾克、運動帽、便鞋、雙肩背包,親和力十足。侯孝賢說,有一回他去爬山,巡邏員警喊他「阿伯」,他才驚覺:「我已經是阿伯的年紀了!」

踏入電影界,從編劇、副導一步步走上導演,即便現在是大家景仰的「侯導」,也曾是李登輝擔任副總統時的「民間友人」,但侯孝賢不僅沒有架子,他甚至堅持「永遠站在政權的對面」。

「電影有光鮮的一面,可能變得很有錢、變成白領,但這是要看個人」,對侯孝賢來說,他寧棄捨光鮮那面,繼續維持「拍片的人就是勞工」的調性。也因此,曾有廣告商開出千萬酬勞希望他代言,都被拒絕了。沒有什麼物質慾望的侯孝賢,常和本勞、外勞、日日春在一起,久而久之,這些人看他時,「都覺得我怎麼跟他們一樣?」

為何會有這種自然而然在底層跟升斗小民站在一起的特質?「那是我的本質」,侯孝賢說,以念高中的時候,被迫加入國民黨,加上被留校察看,因此畢業後馬上就把黨證剪掉,「我很怪,那時候我就下定決心,一輩子不做公家事」。也是因為這樣的「搞怪叛逆」性格,侯孝賢的電影創作之路一路走來,都以描繪升斗小民的寫實風格著稱。

他展現親和力的另一個面向則是直言。11月份紀錄片「我們三個」首映時,有記者在映後座談會上詢問侯孝賢對於發放消費券的看法,一聽到這發問,侯孝賢也不管數十名觀眾與媒體在場,立即毫不留情批駁提問記者:「電視台少播點這樣的新聞,我們社會就不會亂!」記者會結束後,他強調,「我只是實話實說」。

在接受本報專訪時,才剛坐下來,侯孝賢的第一句話便半開玩笑地嘲諷:「你們媒體不都這樣?就希望我們出現一些激烈的言詞。」隨後他便語重心長地解釋,媒體這樣的報導方式,有時反會造成社會莫大干擾。

實話實說的侯孝賢,對於商業利益、政治權力、媒體亂象,有著毫不留情的嚴峻批判,難道都不怕得罪人?侯孝賢一派輕鬆笑說:「他們都知道了啦,也不會隨便來找我。」

【2008-12-15 聯合新聞網】

文章出處:http://mag.udn.com/mag/people/storypage.jsp?f_MAIN_ID=161&f_SUB_ID=929&f_ART_ID=166427

ylc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