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健常╱聯合報2008.07.20 

每天騎單車經過台南高雄兩縣交接的二仁溪,都會看見河岸邊堤防新鋪上了一長排水泥模子堆砌的外牆,好像裝潢一般的美觀精緻,類似的景象在山區也不難見到,如果這就是所謂的「河川整治」,我實在想不出它的功效在哪?因為地方會淹水,所以要整治河川,而且常為了規避環評採用分段發包施工,結果越整越慘,越慘越整,如此惡性循環想到就令人頭皮發麻。 

二○○五年六月行政院長謝長廷提出順口的「八年八百億治水條例」,且保證只要通過該案,投入經費築堤、抽水,淹水問題就可以解決。同年七月廿四日陳水扁到屏東林邊勘災,呼籲盡速通過治水預算。還強調,八百億元治水預算是「百姓保命錢」,不是縣市長選舉的綁樁經費。
水患當頭民氣可用,隔年立法院迅速通過治水預算。未料引發外界強烈質疑,認為是假治水之名,行政治分贓之實。此舉引發上百個環保團體強烈不滿,更串聯發起活動,支持行政院提出覆議案,並呼籲解散國會,終結亂象。 

近年地球暖化的連鎖效應已反映在極端的氣候表現上,非旱即澇幾成常態,尤其是台灣濫墾濫伐濫建嚴重,雨水欠缺樹木枝葉與根部的攔截吸收,大量人工水泥化的溝渠與道面加速地表逕流,相對減少地下水的挹注補充,未來即使氣象預報精準,恐也難逃水患的侵襲。

政府應從宏觀的角度重新審視國土規劃利用的方向,治標面當然是加強區域排水疏濬,讓大雨有宣洩管道,根本之道還是嚴予限制土地超限利用、維護山區植被完整與擴大行水綠帶。留給河川與野生動植物應有的空間,其實就是留給百姓民眾一條生路。 

(作者為荒野保護協會解說員(台南市))

出處:http://udn.com/NEWS/OPINION/X1/4433828.shtml

ylc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