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扎根柬埔寨從農村開始
記者∕作者:成怡夏

對柬埔寨野生動物保育協會的社區服務員桑宋‧左寧來說,把保育工作做好的秘訣在於良好的幽默感。

用幽默教育村民

他的觀眾包括僧侶、農夫,還是帶著嬰孩的家庭主婦,隨著早晨的熱氣上揚,他們多疑面容上的疑惑神色加深。他的主題則是人們很少聽過、更遑論一睹風采的孟加拉鴇(Bengal Florican)。他的任務則是說服看起來面黃肌瘦的村民,如果遇到了這種鳥,最好是留條活口,而非吃掉牠。

他神奇的成功了。在開玩笑的同時,他利用幽默感將保存這種鳥類的重要性傳遞給民眾時,贏得了滿堂喝采。圖表和海報都被安排來解釋,儘管孟加拉鴇的蛋和鴨子的蛋很像,但仍然不同,請人們高抬貴手放過它們。在結束前的測驗中,30多名參與者歡欣鼓舞的舉起他們的手,讓人相信不管這些人有沒有看過這種鳥,他們都已準備好要去保護牠了。

「10年前,人們不了解鳥類的重要性。」左寧說:「現在他們了解到這些鳥類是柬埔寨與眾不同之處。」

村莊宣導救野鳥

一個村莊又一個村莊、一個省份又一個省份,透過直接參與這種鳥類棲地所在的社區活動,讓這種簡單的互動模式,協助拯救世界最稀少鳥類之一的孟加拉鴇。觀察家與參與者都表示,這種做法顯示了一種獨特、且是以社區為根基的保育工作典範。

「這是一種社區和保育份子之間產生連結的保育典範。」野生動物保育協會的田野技術顧問羅伯范查林說:「在偏遠地區設立保護區域僅僅是政府單方面的決定,這是強制性的規定。但在這個人口稠密的地區,比起其他保護區域來說,我們面臨的是更多的社區。」

對愛鳥人來說,孟加拉鴇因為稀少且只在世界上3個國家為原生種,而被視為珍貴鳥種,這3個國家分別是柬埔寨、印度和尼泊爾。根據野生動物保育協會的研究指出,今日一般相信全球只剩下大約1千3百隻孟加拉鴇,其中有大約8百到9百隻是在柬埔寨的唐勒塞普湖的泛洪平原上,該湖是東南亞地區最大的淡水湖。

對科學家來說,這種鳥之所以這麼特別,是因為牠們精美的求偶儀式:平常躲躲藏藏的雄鳥求偶時會在空中跳躍翻筋斗,希望可以透過黑色身體配上耀眼白色翅膀的醒目風采,吸引雌鳥注意。

「牠們平常是很難看到的,但是當牠們跳求偶舞時,雄鳥多少在宣誓牠的領土範圍,想要吸引雌鳥。」支援野生動物保育協會追蹤並加標籤工作的博士班學生洛提‧派克曼說。

這些居住在草地上的人們生活困乏,因此這種鳥是潛在的收入或食物來源。在1990年代,狩獵嚴重的減少了孟加拉鴇的數量。

今日,這種鳥面臨更嚴重的威脅:過去綿延幾百里的唐勒塞普草地,在私人企業將土地變更為大規模農地後,快速的縮減範圍。最近野生動物保育協會的一份報告警告說,大約有30%的草地在2005年到2007年間的30個月中消失了。「按照這種速率,5到10年之間,草地可能會完全消失,孟加拉鴇就會絕種。」范查林說。

為了避免這樣的悲劇發生,一起致力於洪泛平原工作的保育份子和省政府官員想出了一個辦法:建立一個整合農耕與生物多樣性的地區,也就是建立一個被保護的地區,限制會傷害孟加拉鴇棲地的大規模旱耕作進入這個區域,只允許持續以傳統方式進行深水稻米耕種的農夫在此工作。後者使用牧草並焚燒的行為,支持孟加拉鴇的生存環境,因為這樣一來可以防止會破壞草地的灌木叢之生長。

讓農夫重視保育

2006年,省政府頒布的一項法令,指定面積135平方英里的洪泛平原作為保護區,保護了這裡大致一半數量的孟加拉鴇。根據野生動物保育協會的資料,迄今,省政府已經中止了至少兩個大規模的旱耕計畫,可見地方政府對於保育野生動物的堅定決心。

這項計畫新穎之處還在於有某種程度的社區參與。以一個月20多次密集的頻率,社區服務員左寧和每回聚集的好幾十人,他們的參與有助於孟加拉鴇再度回到這裡。

現在要說這個保護區在增加孟加拉鴇數量上做得有多成功,還言之過早。目前為止,計畫執行者表示,成功意味著接觸到像泛洪平原地區巴瑞的農夫梅區‧寇姆漢那樣的人。「我過去從未聽過這種鳥。」聽過左寧的簡報後他這麼說:「我真的很支持保育工作,因為這種鳥作為一種自然資源來說,對柬埔寨人民很有用,我們不想要在未來失去牠們。」

ylc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